首页 > 资讯 > 资讯详情页
唐伟“分金”:出走P2P,布局特殊资产理财
日期:2018-01-16 20:01:55 来源: 阅读:856
关键词:

导读 | 特殊资产理财是个苦活、累活,甚至有可能是个脏活,要想吃到万亿级别的饼,并不容易。但该市场的存量开采,正在随着经济下行周期的到来和一大批分金社同类平台的进入,其市场空间和交易模式,愈来愈为清晰起来。


上线50天后,曾一度在业界引起广泛争议的互联网+特别资产理财平台分金社交出了成绩单:到12月17日,分金社完成交易额7000万元;已投资用户3238人,交易笔数(投资人次)为7940笔,发布项目共57个,已回款项目36个,实现平均年化收益率31.6%。


就在2015年10月,曾经高达77%的年化收益率曾引发分金社和业内人士的口水战。在外界看来,除了庞氏圈套,没有哪个理财平台可以给出如此高的收益率。而在彼时的争执中,分金社CEO唐伟曾多次声明:分金社不是P2P渠道。


从从前的国资渠道投促金融CEO到开创互联网+特别财物理财这一互金细分形式的唐伟声称,曩昔短短一年的P2P从业阅历,使其殷切地感受到P2P行业的不成熟乃至畸形发育,“我也曾试图做些工作改动这种商场习尚,但收效甚微。”


2015年10月,唐伟创建分金社。此刻的P2P职业好像已被抛诸脑后,在接受零壹财经的访谈中,唐伟言语间满是局外人之言,“这个职业能不能有更好的前景,可能一方面要取决于政府监管部门的管理水平,不能让‘一放就乱,一管就死’成为僵局。另一方面取决于市场的自我净化及投资者逐步成熟的程度。”


出走P2P


对P2P行业的判别可视为唐伟进军互联网+特别资产理财商场的动因。


一个判断是,在经历了过出走P2P行业之后,唐伟并不认为P2P平台转型升级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分析原因可能有三个,一是没想好转型的方向;二是没有魄力、难下决心;三是没有处理好内部问题”。他甚至认为,P2P行业的转型升级难度未必比传统行业要低。


另一方面,尽管唐伟认为P2P行业正在从一片蓝海走向一片红海。但其同时也发现,“越来越多的P2P公司遇到了资产荒,增量市场风险较大或者开发难度较大,而存量市场竞争太过激烈,于是陷入了迷茫。”而在资金端,他认为其红海效应更加明显,这也是进入特殊资产理财这一细分市场前提判断。


在唐伟的知道中,互联网职业有一种原生的张力,那就是为了提高用户粘性,应要发明更多的场景来满意用户的需求。在他看来,互联网理财领域,“以攻为守”比“以守为攻”更契合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趋势。“当发展遇到瓶颈的时候,一定会考虑扩张,要么横向扩张,要么纵向扩张,但一定不会被垂直和小而美这样的限定词锁死。”


分金社的出现成为上述纵向扩张的成果,互联网+特别财物理财被认为是在财物端进行财物扩张的绝佳事例,尤其是经济正处在下行周期内的布景下。


这一背景下的互联网+特殊资产理财,唐伟认定了其行业前景非常广阔。在该领域目前仅有其一家平台的情况下,“分金社在资产端的拓展还远未触及天花板”,他说。


互联网+特殊资产,何方神圣?


从交易模式来看,分金社免不了被人病诟。一个多月前,彼时为行业所瞩目的分金社被批评者斥为温州“炒房团”变种。


实际上,质疑者对于这一模式的理解来自其资产“众筹”的特点。其交易模式是投资人委托平台通过众筹的方式筹集资金购入特殊资产,然后受托处置销售,买卖的价差就是投资者的收益。


在早期,分金社多数标的为房产项目造成了炒房的假象。而该质疑的深层次原因,缘于分金社财物项目来历、成因的发表模糊不清。


唐伟在近日接受零壹财经访问时澄清,目前,分金社的资产来源多是民间金融机构的抵质押物,也有少量的房地产开发商需要快速处理的尾盘。“之所以没有更明细地披露资产来源,是因为我们认为这部分信息并不构成投资者判断风险的要素,并涉及了合作伙伴的商业秘密。”


尽管在不良资产理财领域,目前仅有分金社接入了资产端,严格意义上来说,目前尚无竞争对手。唐伟还是对其所涉及到“核心优势”和商业秘密讳莫如深,“不便公开。”他说,“作为信披的要点,在财物自身的权属、市场信息、买卖结构等方面的信息发表现已十分通明,分金社也正在筹建投资者监督委员会,约请投资者一起进行监督和查验。”


相对P2P行业的债权资产,唐伟认为其在资产质量方面还是略胜一筹。实际上,分金社的生意逻辑是一种传统实物财物的生意联系,不是P2P投财物品的“假贷”联系。


“要说互联网+特殊资产所解决的痛点,就是很好地实现了安全与收益的有机结合”.唐伟算了这样一笔账:就收益而言,实物资产众筹模式存在批发买进和零售卖出的客观价差,能够高效率地完成处置回款;安全方面,实物资产因具有保值性而没有终极风险。


如果说风险,那就是迟迟不能变现回款而造成的时间成本损失。


苦活、累活,干好不容易


时至2015年底。唐伟现已开端拓宽财物途径和财物处置途径,并完善其团队的财物定价才能和出售才能。


根据市场的估算,影子银行、民间借贷在近几年累积待处置的不良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元,截至2015年6月,而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更高,达到了10919亿元。据市场保守估计,历年沉淀累积待处置的金融不良资产规模超过数万亿元。


因为特殊资产的属地化特征非常明显,当下唐伟所面临的问题在于如何全国布局其业务线。实际上,其面临的难题还不止于此,由于其标的基本属于非标资产,分金社仍需进一步规划、设计其产品,并打下基础才能快速扩张。这也制约了其发展全国资产业务的步骤。


在规划方面,面临超越万亿的方针商场,唐伟正试图自2016年起,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以及其他省会布局分支机构,来拓展其财物来历和处置途径。


这一动向早在2015年11月初,唐伟已经在那场关于互联网+特别财物理财的争辩泄漏出来,其时的唐伟曾揭露表示,分金社正在探索“不良财物处置前置”的事务模式,已与部分商业银行的分支行达成了合作意向,可能会在其借款出现问题之前提早介入,在银行的撮合下从借款人处购入其抵质押物类的特别财物,其购买资金定向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化解行将发作的“借款逾期”。


作为新式的细分理财商场,正如唐伟此前所言,“总归,特殊资产理财是个苦活、累活,甚至有可能是个脏活,要想吃到万亿等级的饼,并不简单。”


但该市场的存量开采,正在随着经济下行周期的到来和一大批分金社同类平台的进入,其市场空间和交易模式,愈来愈为清晰起来。


来源|零壹财经

作者|周假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阅读原文!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更多 >

暂无评论